「解读」进攻疲软?英格兰自废世界杯神功!从7战造9球到3场0贡献

7月 13, 2022 qy8千亿国际

原标题:「解读」进攻疲软?英格兰自废世界杯神功!从7战造9球到3场0贡献

2018年夏天,整个英格兰都处在欢乐的海洋里,索斯盖特的球队打进了国外世界杯的半决赛,而他们能够打入四强的关键因素,是进攻定位球战术。

在那届比赛中,英格兰一共打进了12个进球,其中有9个来自于定位球,这刷新了世界杯的历史纪录,3个点球、4个角球、2个源于任意球。

前两场小组赛,英格兰队就有6个进球来自定位球,2-1战胜突尼斯的比赛中,凯恩2次通过角球破门;第二场6-1击败巴拿马的比赛,斯通斯利用角球和任意球分别破门,还有凯恩的两个点球。如今3年过去了,本届欧洲杯同样的小组赛阶段,英格兰从定位球战术中获得的破门次数为0,当年精心安排的各类战术,就如同帮助英格兰驶向四强的专列,而这辆列车现在还没有用出发。

索斯盖特和他的球队以他们的套路为荣,在他担任主教练的近五年时间里,这一直是一个关键的重点。它提供了另一个进球途径,特别是如果从公开比赛中创造机会被证明是困难的–在他们对阵克罗地亚和苏格兰的前两场比赛中就是如此,他们在180分钟内只有三次射门。

索斯盖特的球队始终在定位球上发挥出色,在他执掌三狮军团的5年时间里,定位球一直是高手锏,尤其是当球队在运动战中始终无法创造出很好的机会时,这会是英格兰最关键的进攻手段之一,而这也正是英格兰在前两场和克罗地亚、苏格兰比赛中遇到的问题。他们在180分钟时间里,只有3次命中门框范围。

通常根据不同的状况,定位球的具体安排可能会略有不同,但英格兰当时会安排4名既定的球员参与角球进攻,2名中后卫(这一次是斯通斯和马奎尔),1名中场球员(如图中的戴尔),和一名其他球员,主要是凯恩,但这些球员都可能根据场上的具体情况轮转使用,索斯盖特还用过身材高大的中场奇克。除了这四个人之外,通常也会有一名额外的进攻球员,用来搅乱战局,制造混乱。

这样做的战术目的,是让多名球员跑向不同的区域,让最初进行人盯人的对手防线无法跟上自己的责任人。这里面有些人充当诱饵,迷惑防守者,漏出空当的机会。在2018年世界杯,英格兰队有两个点球(对巴拿马和哥伦比亚)是凯恩在进行这种跑动时被犯规而获得的。

在对克罗地亚的这个例子中,凯恩跑向后门柱,公司跑向小禁区中央,戴尔冲向近门柱,斯通斯和马奎尔也做了类似的跑动,而最终,斯通斯完成了一次非常自如的头球攻门,身边没有防守球员跟上来。

亨德森(代替戴尔)、洛夫图斯-奇克、马奎尔和凯恩是这四名战术执行球员,当特里皮尔开出角球时,他们每个人都开始了不同方向的跑动,带开防守球员,为斯通斯打开空间,而最初斯通斯的位置只是站在外围,随后才进行前插。于是在点球点附近,斯通斯周围完全无人盯防,特里皮尔的传球直接喂到嘴边,轻松头球破门。

不过在本届赛事中,英格兰也在寻求类似的战术打法,但似乎并不成功。和2018年差不多,他们也使用了类似的体系:安排四名置顶球员进行战术执行。

看这个案例,0-0战平苏格兰的比赛,明斯、赖斯、斯通斯和凯恩是禁区内的战术执行者,而斯特林则是额外的跑位诱饵,英格兰打出了迄今为止最好的定位球战术。

凯恩跑向近门柱,明斯跑向远端,赖斯也在向远端扯动,三人都在充当诱饵,这样的跑位给斯通斯留下了巨大空挡,无人盯防的情况下,他在小禁区边缘的头球攻门砸中立柱。

但类似的定位球战术,在英格兰前两场友谊赛中反而演练得非常明显。在对阵罗马尼亚的比赛中,明斯近距离头球打高,沃特金斯和戈弗雷也没能把握住机会,打出了战术但没有抓住。

这一次,四人组是明斯、凯恩、考迪和赖斯,他们各自进行了不同的跑动,而贝林厄姆完成后插上的头球,这个球和斯通斯与巴拿马的进球类似,但只是最终的头球攻门完成的不尽如人意。

英格兰队在2018年的角球和任意球,能够成功的关键是传球的稳定性,特里皮尔和阿什利·扬作为定位球主罚球员,提供了很多高质量的传球。

当然,想要通过定位球得分,首要因素是先真正赢得定位球,在对阵克罗地亚的首战比赛中,全场英格兰只有一个角球,这并不理想,五天后,英格兰队的角球数量好些了,拿到了6个,但芒特主罚的稳定性令人失望。

之前我们提到了和苏格兰比赛中的第一个角球,但随后的角球越来越差,最后4个角球中有3个都没有开过近门柱,其中2个被轻松化解,第3个角球福登小角度顶偏,这也流露出另一个问题,以英格兰在禁区内的人手而言,1米7出头的福登,显然不应该是角球战术的落点之一。

世界杯的时候,球队在场上有不少高点,这可以让他们轻松调整和轮转角球战术,除了常规参与角球战术的凯恩和中卫之外,他们还有1.90左右的公司和奇克。而从欧洲杯的阵容来看,明斯、斯通斯、凯恩和赖斯之外,基本上就没有其他的空中武器了,因此,索斯盖特应该会非常想念受伤的马奎尔,因为他在对方禁区内的威胁非常大,不光是自己的抢点,他同时可以帮助其他人吸引火力,这也是为什么,在国外,斯通斯成为英格兰最强的角球得分手,很大程度上,对手防守球员的精力会被马奎尔吸引走。

不仅仅是角球,英格兰还需要在任意球上面变得更有威胁。这也需要训练中的一些创造性,比如斯通斯三年前对阵巴拿马的第二个进球。

亨德森回撤摆脱防守,接到了特里皮尔的短传,然后弧线球传入禁区找到后点的凯恩,这时候,斯特林和斯通斯都包抄向球门,后者将凯恩的横传打入球门。

我们再来看看特里皮尔在欧洲杯上的表现,这是他在和克罗地亚的比赛中的任意球,他选择了一个高难度的挑传防线身后,让凯恩尝试去控制皮球。

这对英格兰队长的要求非常高,他要在压力下控制好球,最终出了底线,而凯恩也被吹越位在先。

斯通斯对巴拿马的第二个进球,也突出了定位球配合的重要性,不一定是第一时间就要破门,英格兰在世界杯曾经多次利用二点球破门,对突尼斯的揭幕战中,两个进球都这样完成的。

第一个进球,英格兰队角球跑位帮助斯通斯创造出了头球攻门的机会,而凯恩从人群中前插,来到了空位上,实现在门前的接力破门。

第二个进球,亨德森跑向近门柱,凯恩跑向远门柱,这样的跑位帮助马奎尔在中路留下了空间,他抢到了第一点,但没有顶好,而这时候跑向后点的凯恩就空了出来,轻松破门。

当然,这样的机会并不容易获取,而英格兰在和克罗地亚的比赛中一度有过几次类似的套路,其中之一是特里皮尔开出任意球,明斯后点头球回做,但无人盯防的斯特林将球打飞。

今年夏天,英格兰队可能无法从定位球获得太多的机会,还有一个原因是锋线教练艾伦·拉塞尔的离开。

索斯盖特曾经表示,在2018年世界杯上,英格兰能够在定位球上收获颇丰,拉塞尔功不可没,而他在5月离开了英格兰的教练团队,原因是一场道路交通事故,在事故中一名男子受重伤。40岁的拉塞尔坐在自己的车上,而他也并没有开车,但是他因为允许自己的弟弟酒后驾驶而被法庭罚款2000英镑。

马奎尔的伤愈复出意义还是很大的,虽然这不会让问题被完全解决,但肯定会有所帮助,因此定位球问题回到了主罚球员这一环节上,芒特在上一轮中的表现,显然不如前辈们在国外的表现。而目前的球队中,只有特里皮尔定位球稳定性还不错,但他是否能够稳定首发是另外一个问题。

随着淘汰赛阶段的临近,英格兰在运动战中迟迟无法打开局面,他们确实需要加强定位球的战术演练,这才能让他们在今年夏天走的更远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